標籤

2017年7月19日 星期三

跳樓、臥軌也離不開的黑心企業


2015年12月,日本電通公司的員工高橋茉莉在宿舍自殺,工作剛入職短短八個月,業務量大增致使日以繼夜的工作,每個月加班時數高達105小時,最終受不了在宿舍內自殺,一年後被政府判定為職業災害,公司要負最大責任,也引起社會開始關注勞動的議題。


日本流行一種說法,叫做「社畜」,指的是「會社(公司)的畜牲」,是日本員工用來自嘲的說法,在普遍的日劇、日影當中,我們都會注意到日本大學生在畢業季都會不斷的面試,希望能早日獲得公司正職的「內定」,沒有拿到內定的人都會被認為是失敗者,而正職的「內定」在勞動彈性化、約聘僱人員、派遣人員氾濫的日本當代社會,是一個越來越難獲得的機會,新鮮人為了獲得「內定」是無所不用其極,而本片的主角青山隆也是在這波畢業潮後終於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內定工作,儘管不是很理解自己是否喜歡這份工作,仍然完成就職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