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

無恥啊!無恥啊!他們在慌啊,在恐慌啊!(聞一多)


這幾天,大家曉得,在昆明出現了歷史上最卑劣最無恥的事情!李先生究竟犯了什麼罪,竟遭此毒手?他只不過用筆寫寫文章,用嘴說說話,而他所寫的,所說的,都無非是一個沒有失掉良心的中國人的話!大家都有一枝筆,有一張嘴,有什麼理由拿出來講啊!有事實拿出來說啊!(聞先生聲音激動了)為什麼要打要殺,而且又不敢光明正大的來打來殺,而偷偷摸摸的來暗殺!(鼓掌)這成什麼話?(鼓掌)


2017年7月19日 星期三

跳樓、臥軌也離不開的黑心企業


2015年12月,日本電通公司的員工高橋茉莉在宿舍自殺,工作剛入職短短八個月,業務量大增致使日以繼夜的工作,每個月加班時數高達105小時,最終受不了在宿舍內自殺,一年後被政府判定為職業災害,公司要負最大責任,也引起社會開始關注勞動的議題。


日本流行一種說法,叫做「社畜」,指的是「會社(公司)的畜牲」,是日本員工用來自嘲的說法,在普遍的日劇、日影當中,我們都會注意到日本大學生在畢業季都會不斷的面試,希望能早日獲得公司正職的「內定」,沒有拿到內定的人都會被認為是失敗者,而正職的「內定」在勞動彈性化、約聘僱人員、派遣人員氾濫的日本當代社會,是一個越來越難獲得的機會,新鮮人為了獲得「內定」是無所不用其極,而本片的主角青山隆也是在這波畢業潮後終於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內定工作,儘管不是很理解自己是否喜歡這份工作,仍然完成就職成就。

2017年5月14日 星期日

讀張愛玲《秧歌》與《赤地之戀》

不知怎地,日常蒐羅圖書館的遍覽書目間,看見兩本並排的張愛玲小說,過去我不是熟悉張愛玲的,總覺那閨怨病嗔是難以承受的噩夢。

《秧歌》讀來總是飢餓,彷彿讓人雙腳浮腫,腫得像個餓鬼。飄盪在中國農村的幽靈封建也徘徊不去,天高皇帝遠的日子裡只有「吃飯皇帝大」,能解決飢餓的就是清官、賢帝,好吃即是正義。

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園子溫這種生物》 側寫詩人園子溫


大島新這部《園子溫這種生物》紀錄片,算是很不錯的將園子溫創作故事做了一個簡介,讓過去對於園子溫印象僅停留在暴力血腥嗜殺的狀態給稍微講白,其實園子溫是一名詩人。

2017年5月5日 星期五

《春之庭院》 虛擬與現實的疊影

上午,看了柴崎友香《春之庭院》,傍著一處大房子的「L」型公寓裏頭,望著彼此也望著攝影集中的大房子。

有趣的地方我覺得在於故事中有一個小時候看過某本攝影集很憧憬的粉絲,長大後跑去攝影集中的大房子隔壁居住,想要更近距離地去「確認」,那棟房子跟照片當中是不是不同。實際確認過後,發現有人住的時候,房子好像活了過來。

2017年5月3日 星期三

《西遊:伏妖篇》後宮佳麗三千


很多人都說《西遊:伏妖篇》不好看,我倒是覺得蠻有趣的阿,特效比降魔篇好看,而且有各種人際衝突,都很真實阿,唐三藏是一個中二、老孫是個衝動邊緣人、老蓬有色無膽、老沙是個抖M,都演得很好啊,把那人性的孬阿、跩阿、擺架阿,演得很不錯!



其中有一段也有趣,唐三藏解救了比丘國的皇上,可以獲得一個心願,他說要解放皇上的後宮佳麗三千。

人生無處不是《穴》 讓你入坑不斷


上午看了小山田浩子的《穴》,有點掉進她的洞裡頭,裡面札札實實的,不會很深,大概一公尺高,上半身還能露出看著外頭的世界,只是硬要出來光靠個人的雙手卻是不夠支持身體爬出去



小山田浩子描繪的是很日常的事情,一個夢想要得到正職缺,可以跟一般正職人員一樣每年20萬左右的年終獎金、留職停薪、育嬰假、年假,但這對總是在做約聘工作的麻陽來說真的是太遙遠,正職人員午餐絕對會到外面吃,除非有不得已的工作,反觀約聘人員午餐卻老是在位置上草草解決,因為總是有做不完的工作,做同樣的工作、甚至還做得更多的約聘人員,始終拿不到正職人員薪水的一半,這就造成一種在職場上的相對剝奪感,也讓兩者之間劃下一條深刻的界線。